旺旺旺旺仔

新浪微博@marcHChch

 

3

原来有的时候真的很烦我妹妹,她撕我买的Mt纸胶带,撕我的作业我的画。
前天在学校给我妈打电话的时候才知道她从窗户摔下去了…
谢天谢地我家是二楼。
放下电话才发现眼泪已经掉了一桌子,原来我还是很在意这个小家伙的嘛。
不管她烦不烦,有些东西是变不了的。

1
我把电风扇关上,任雨声流进窗来。
在任何一个雨夜,我都很奇怪地无法入眠。雨声是一种诱惑,是夏夜这轻灵的兽向我瞥来的又一楚楚的眼神,勾着我的心思向外流。也许我可以偷偷溜出去—好吧,不是现在。现在太晚了,更何况我还穿着白衬衫…我从小到大都怕鬼魅,估计自己都会被自己的影子吓死。
前几天在十点过的时候出门跑步,跑到十来分钟的时候忽然下起了毛毛雨。空气中很香,满是草木的气味和泥土的潮湿味。我放慢脚步,从湿润的草丛中穿过,那触感像是踩在自己的床上。时隔一年,这令我沉迷的气氛再一次将我拥入怀里,我心里感到很踏实,甚至我愿意闭上眼睛行走,我知道我不会走错了路,也不会撞到树或是电线杆之类的东西。
夏—天—来—了—!
闷热的那几天里我甚至想剃光头发,赤条条地倒在地板上,用冰糕代替蔷薇,为我摆成睡美人那样的床。大太阳天里我的小腿被晒得发烫,看到报栏都想上去蹭一蹭金属的支撑杆。然而那些时日都不算数,我的夏天才刚刚到来。我的夏天向我落下无数的吻,为我呈现沐浴后的体香。我的夏天带我摆脱地心引力,一直回到原乡。

2
下雨下得很痛快的时候颇有些可怕,天空仍是惨白所以闪电的影子几乎不可见,然而雷声还是厉害地锤了起来。车是奔驰在枪林弹雨中—每一滴雨就是子弹那么大,狠狠敲在车窗上。车窗上于是形成了无数的大水滴,像是千百面凸面镜或是千百只眼睛,夸张地映着来去车辆的橘黄前灯和红色尾灯,漠然地注视着匆匆行人。
突然有水一滴又一滴落在我的手臂上,我向上看,有几片被车窗夹住的柳叶,水就是从那儿来。一滴又一滴,冷冷的雨水带着树的气味。这大概是狂风暴雨的柔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