旺旺旺旺仔

新浪微博@marcHChch

 

2018的愿望

我很喜欢坐火车。景色的位移让我更实在地感受到时间的流逝,从而对生活珍惜起来。

现在,窗外是真正的冬天的景象。以前在城里的时候,冬天永远阴沉,这种阴沉和城市钢筋混凝土水泥地的色调融合在一起,就变得无穷无尽。每个人都被裹在厚重的衣物里。每个人的嘴里都呼着白气,而我仍觉得他们呼吸不畅;每个人都挟裹着灰尘和冷风急急地前行,却让我怀疑他们是否真地怀揣着目的地。红绿灯前拥挤的人群是最压抑的,每个人都在壳里,然后聚集着形成一个更大的壳。

冬天的大地需要透过雪来呼吸,此刻我的窗外正是真正的冬日之景。雪积得并不厚,只是像糖霜一样薄薄地洒上一层。远处有草绿色屋顶的小房子,看起来像是从雪地里探头探脑的新生的萌芽。一切事物都被柔和的雪光照耀着,看上去纯粹,美丽,澄净,仿佛天空暂时把童话还给了大地。火车经过了墓地,商业街,山丘与河流,无论在哪里,看上去都是冷冷清清的,像是无人的人间……生与死的空间都是一样的气息。人间也在车厢里,充满着生命之喜悦的人间。有一个尚未学会说话的小孩子坐在我的对面,倚在妈妈身上,小手在空中胡乱挥舞着,好像在捕捉着看不见的蝴蝶。她的语言我并不明白,可心里生出一股和她交谈的欲望。这是她第一次出远门,一切事物对她来说都是新鲜的,或者说,是她的出现又赋予了那些变质了的东西新生命。

一年之计在于春,而冬是沉淀,是烟花炸开前的那段引线。在这样的沉默里,我或许想象不到到底有多么声势浩大的洗牌换位在进行着。只有在冬天里,才有这样极致的对比。人情冷暖,世事悲欢,比其它时节更容易体会。所以也许冷却一下,抬头观察观察自己以往拒绝去看的东西是更好的,迎接新年的姿态。去年的新年愿望我写的是,【希望成为勇者,而不是莽夫。】可惜我自个儿也没明白我莽撞在哪里,还是那么一个无知者无畏的状态,到这几天才发觉。春天的时候我就满二十岁了,希望在那之前,我能够好好地从生活里吸取养分。

今年也许一个遥远的愿望吧。
【热爱人生而超然物外,洞达世情而不染一尘。】
……没错,是柯灵先生在《促膝闲话中书君》里写钱钟书的……男神的境界得于他的“博极群书,古今中外,文史哲无所不窥,无所不精。”自知天资远远不如,但希望笨鸟也可以通过观察生活来达到“进得去,出得来,提得起,放得下。”的境界。不知道又得是多少年,总之慢慢靠近吧。

2018.1.1